手机购彩APP

                                                      手机购彩APP

                                                      来源:手机购彩APP
                                                      发稿时间:2020-08-14 03:48:10

                                                      图7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预测,从中可以看出新冠疫情危机冲击对世界经济发展模式产生了非常显著的影响。2021年世界产出将比2019年略高0.2%,但发达经济体GDP仍将比其2019年水平低3.6%,发展中经济体GDP则将比其2019年水平高出2.7%。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分配趋势,有利于发展中经济体,而非发达经济体。

                                                      美国充分认识到,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未能迅速克服经济衰退而中国成功渡过危机,导致国际关系中有利于中国和反对美国的力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7年至2019年间,以剔除通胀因素后的美元计价,中国经济增长了150%,而美国仅增长了22%。按当前美元汇率计算,中国GDP占美国GDP的比例从2007年的25%升至2019年的66%。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根据IMF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GDP占美国GDP的比例从2007年的62%升至2019年的127%。

                                                      如前所述,IMF在其2020年6月的预测报告中并没有对以当前汇率或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增长份额进行预测,其只对以剔除通胀因素后的美元计价对经济增长进行了预测。但其6月份预测的增长模式与4月份的预测相同,后者是以购买力平价进行预测的。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2020年4月IMF预测,2020-2021年95%以上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展中经济体——51%源于中国,44%源于中国以外的发展中经济体。不到5%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达经济体。这必然会对世界地缘政治形势产生重大影响。

                                                      IMF预测,与亚洲经济增长形势相反,2019-2021年G7的每个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均将有所收缩。预计2019-2021年德国GDP将增长-2.8%,同期美国和意大利GDP则将分别增长-3.9%和-7.3%

                                                      由于美国无力阻止自身陷入经济衰退,美国统治者要想阻止其与中国的力量关系拉大,唯一的办法就是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速。因此,美国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的灾难性表现,决定了它必须从战略上疯狂地编造谎言攻击,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发展增速,而中国自身则必须就下一段的经济发展未雨绸缪。从战略上来说,美国将从外部经济和内政这两方面同时对付中国:

                                                      此外,特朗普政府完全意识到,这一波新的感染浪潮正伴随着其政策到来。正如《纽约时报》所言:“随着美国新增确诊病例激增,白宫承认为秋季出现第二波疫情做好了准备。”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美国会非常刻意地为新一轮感染浪潮做好准备,而非寻求避免这种现象,而是听任新一波感染浪潮到来并为之创造不可避免的条件?

                                                      特朗普引用一份报告称,根据哈里斯的投票情况和立法记录显示,她此前被评为最自由主义的参议员。他把哈里斯与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参议员桑德斯进行对比,称哈里斯是“比桑德斯还要自由主义”的“超级自由主义者”。

                                                      IMF6月发布的最新综合分析报告预测,由于新冠疫情的冲击,类似于国际金融危机初期的过程恐将再次上演。可能是由于当前形势下汇率的不确定性,IMF目前没有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就各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做出预测。但IMF对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增速,以及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增速预测表明,中国经济增速将远高于美国,因此,相对于美国,中国的经济力量关系恐将发生进一步的重大转变。

                                                      当美国每天有2万多新增确诊病例时,其解除了封锁,这就不可避免地令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大幅增加。实际上,这已经开始发生了(见图9)。以消除短期波动影响的7天移动平均线计算,5月28日美国日均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20637例的最低水平。但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支持下解除美国封锁,新增确诊病例开始上升。按照7天移动平均线计算,7月8日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达到5.1万例。7月8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为57000例。换句话说,美国正掀起一股新的感染浪潮。

                                                      这种政策的客观效果是企图恐吓美国民众,让他们不得不接受剥削率和利润率的大幅增长。正是在这种预期下,美股反弹才如此迅速。因此,从美国资本的角度来看,新冠疫情造成的大量死亡和大量失业并非毫无意义,它们是试图大幅提高剥削率和增加利润的一种方式。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听任新冠疫情不受控制地蔓延的政策,受到立场偏向美国资本的《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大力支持的原因。尽管数十万美国人可能会因此丧生,但特朗普和《华尔街日报》算计的是,这对于资本来说极为有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