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司PK10

                                                    卡司PK10

                                                    来源:卡司PK10
                                                    发稿时间:2020-07-12 14:06:35

                                                    张洁表示,由于距离她的实习开始只有两天,时间比较紧迫,加之蛋壳公寓的租房优惠活动,她决定先通过蛋壳公寓以月租的方式租2个月,之后再慢慢挑选合适的房子。最终,张洁选择了一间位于马家沟128号花果新居1期的房间,租金为1030元/月,“再算上付给蛋壳的服务费等费用,一个月的实际花费在1200元左右,”张洁告诉记者。

                                                    张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于2020年6月从成都某高校毕业。因为工作要求提前到岗实习,她于4月中旬左右通过58同城搜索住房信息,找到了位于锦江区马家沟附近,由蛋壳公寓投放的房源,并与蛋壳公寓的中介人员约定4月20日前去看房。

                                                    “当河水上涨时,水流可能会侵蚀那些裸露的墙体,从而进一步削弱防护栏的支撑力,可能使部分墙体倒入格兰德河。”德克萨斯大学埃尔帕索分校的土木工程系教授亚历克斯?梅尔(Alex Mayer)在报告中这样说。

                                                    截至7月11日24时,尚在医学观察中的无症状感染者0例。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7月本是奔向人生新阶段的时候。但刚从成都某高校毕业的张洁(化名)万万没想到,自己走出校门,就因为租房背上了上万元网贷。

                                                    中介先称已离职后拉黑租房者

                                                    7月11日0—24时,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在得到中介人员的解释之后,张洁完成了签约流程,并搬入花果新居的房间。要一直等到两个月后,她才发现自己真正陷入了一场网贷中。

                                                    针对几位毕业生租户普遍反映的退租难问题,宋宏宇表示,由于蛋壳公寓的合同中对相关事项有清楚表达,租户在工作人员的诱导下确实进行了签字确认,因此欺诈行为主要通过作为中间人的工作人员不履行告知义务发生,责任主要在中间工作人员,直接向蛋壳公寓维权的难度较大。“如果租户确实想解除合约,主要还是要通过与平台进行协商解决。确实解决不了的,租户也可以进行投诉。”

                                                    张洁再一次通过微信联系了此前带她看房和签约的蛋壳公寓中介人员。“他一开始跟我说不记得当时做过类似承诺,随后又称自己5月15号左右已经从蛋壳离职,”张洁表示,之后自己就被这名中介人员拉黑,“我之后通过朋友的电话再次联系他,在聊到我的租房问题后,他立刻挂断了电话。”

                                                    病例1、病例2为俄罗斯籍,国际海员,6月28日自俄罗斯出发,7月9日抵达上海,因有症状,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隔离留观。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